主页 > 张歆艺 >

我们来得太晚但我们都会记得:纪录电影《二十二》舆论数据剖析

/2019-03-16 19:07

  《二十二》是一部关于在日军侵华战争中幸存的中国“慰安妇”长篇纪录片,由郭柯执导,二十二位“慰安妇”参与拍摄,也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“慰安妇纪录片” 。

  该片以2014年中国内地幸存的22位“慰安妇”的遭遇作为大背景,以个别老人和长期关爱她们的社工人员的口述,串联展现出她们的生活现状。全片无解说、无历史画面,音乐仅片尾响起,旨在尽量客观记录 。该片于2017年8月14日在中国内地公映。

  通过微舆情近一周的的热词趋势,我们可以看出《二十二》的热度从8月12日,即《二十二》的上映前两日开始成爆发式增长。自8月14日上映以来,较大幅度提升后,逐步下降趋势,全网热度峰值达到140k,并且以曲线)全网传播来源

  从近一周的趋势图,我们可以看出,微博成为整个舆论浪潮的主要阵地。而微博的移动端的热度是PC端热度的六倍,《二十二》的大多数热度来源自移动端,移动端的当月均值达到了26k,最高热度值达到了176k,这说明移动端(包括自媒体和网民)对该电影的讨论和发声较多。

  通过微博微舆情时段热度指数概况,我们可以看出通过大数据平台从新闻媒体、微博、微信、网站、论坛等互联网平台采集的数据信息通过加权计算,从《二十二》预热开始到现在,热度均值达到了63.19(0-100,数值越大,代表网络的关注度越高),其中微博的信息声量最高,对于《二十二》的舆情传播影响力最大,推进了《二十二》的票房。

  通过微博微舆情热度走势,我们可以看出13日冯小刚发送微博,内容开始发酵,14日影片上映,而15日杨紫的转发也进行热度接力。14、15、16日虽然作为工作日,但内容与热度持续高走。

  可以看出,该电影在微博上的信息量占据主导地位,微博仍然是目前娱乐影视营销宣传增强影响力的主要渠道,也是主创团队与粉丝进行互动的首选方式。

  从地域分布来看,与《二十二》相关的信息主要来源广东、江苏和北京。这一点,跟之前的《战狼2》相似。

  以上是全网关于《二十二》的文本信息的关键词提取,利用自然语义分析法,对人物、事件、品牌、地域中所提及的关键词进行分词聚合,呈现出被提及次数最多的关键词,主要来源信息媒体报道、推文内容或者评论UGC等。

  通过对《二十二》相关信息进行分析可看出,与其核心核心词“二十二”关联度最高的词语为“电影”(67.87%)、“慰安妇”(49.55%)和“纪录片”(37.70%)。

  重要微博舆情传播对单条具有影响力的微博的影响力、传播节点等进行分析。新浪微博“纪录电影二十二官方微博”如下:

  官微最具影响力的一条微博,就是这一条对所有支持者的鸣谢。但是,事实上对整个传播造成更大影响的应该下面的这一条。微舆情给出的数据:阅读 98867680、转发 128035、评论 21692、点赞 194760,由此可见,KOL在传播过程中的重要意义。

  从转发与直发中,可以看到转发占到了91.97%,大部分都是基于前面提到的明星、大V们的热门微博。

  可以看出,明星、媒体、营销号的转发助阵功不可没。冯小刚的直发微博、杨紫的转发微博在一定程度上引爆了舆论。人民日报、新浪电影也在恰当的时候进行了发声了。但仔细追溯可以看出,冯小刚和杨紫的微博都与张歆艺的邀约相关。

  由上图可以看出,转发者和评论者都以女性粉丝居多,大概是因为女性感情更细腻,更加相对敏感。与此同时,微博的女性用户较多。

  由此图表可以看出,“没记错的话,你说的是同一个奶奶...”以及“她们在等日本道歉,日本在等她们死去”这两个论点提及最多的,大众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这二十二位老人身上,也许导演的目的就已经是达到了。

  但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13年导演郭珂就已拍摄了同样题材的纪录片,那时还有三十二位受害老人。豆瓣上观影评论人数仅为9878人。

  如果说《二十二》所引发的舆论热潮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现在微博、微信庞大的用户基数。那么,《三十二》当时并未引起广泛关注,原因或许可以归结为2013年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信息应用的激烈竞争。注:微博的用户群2013年规模为2.808亿,低于2012年的3.086亿,下降9%。(援引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《第3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调查统计报告》)

  分析完了,《二十二》的大V微博传播力量和媒体对“二十二”的被关注度起到了绝大作用,当然,公众的传播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《二十二》从历史背景、被访者经历几个方面上引起了共鸣,带给网民的是能让他们真正的从当事人的角度去了解这段历史,唤起社会对这群人的关心与重视。这次不是用所谓的镜头语言、高超特技去讲故事,而是实实在在的记录一段历史,不该被遗忘的历史。

  2012年,郭柯着手制作拍摄纪录短片《三十二》,当时中国内地公开身份的“慰安妇”幸存者32位。拍摄《二十二》,对郭柯来说是“抢救性记录”。2014年电影开拍时,人数减少到22位,平均年龄超过90岁。如今,22位主人公里有14位已经去世。郭柯说,他很怕接到老人家人的电话,就怕是不好的消息。“有一天,如果她们都去世了,我就把名字上的框去掉,让她们永远活在电影里。”

  “剩下的8位老人,我们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呢?”“让她们安安静静生活就行了,尽量不要去打扰,我们只需要心里记住她们。”郭柯说,记住她们,才能记得她们的遭遇,而不只是一个“慰安妇”受害者的符号。

我们来得太晚但我们都会记得:纪录电影《二十二》舆论数据剖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