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林俊杰 >

「今天,我们只谈音乐好吗?」HYPEBEAST 专访林俊杰 JJ Lin

/2019-02-26 12:44

  

  上月,HYPEBEAST 潜入林俊杰秘密 Studio。由於机会难得,采访前,我们与林俊杰达成共识:

  只谈音乐。是我们的默契。

  好吧,先来聊聊流行音乐(Popular Music)。

  15 年前,林俊杰於台湾发行个人首张专辑《乐行者》,从那刻起,他便与流行音乐结下不解之缘。截至目前为止,他总计发行 13 张专辑,也拍电影,为电影配乐;陈奕迅的《放弃治疗》丶蔡依林的《第三人称》都是出自他手;还有,最重要的事 ── 2014 年,获颁台湾金曲奖「最佳男歌手」,成为华语流行音乐第一把交椅。所以,和林俊杰谈流行音乐?堪比呼吸,轻轻松松。

  然而,令我好奇的并非个人丰功伟业。而是始终活在 Popular 世界中的他,究竟如何看待「流行」?

  甚麽叫流行?流行是当一个东西被很多人肯定的时候,它就变成流行。而不是继续做已经流行的东西,那不是流行。

  不能否认,流行关乎群众,也与趋势息息相关。但相对趋势,林俊杰认为「真正重要的是创作者对自身本质的认识。」他说,「人的品味会变,但有些本质是无法更动的。我们的童年影响我们的现在,其成长过程则成就现在的自己。当一个创作者学会和自己相处时,他的音乐就会变得很诚实。」而这诚实,即是打动听众的关键。唯有诚实,才能保有初心;也唯有诚实,才能创造,亦才会有《江南》的痛丶《黑暗骑士》的燥,以及《伟大的渺小》的淬炼。

  反过来说,若仅是看到流行元素而照本宣科,依林俊杰立场,「那就不是流行」。「这比较像跟风。说难听点就是抄袭。差异在於如何吸收,将自己与趋势磨合,而不仅是复制那麽简单。」

  「我个人认为创作过程一定要很平静去思考,设想声音或故事是否真是自己想传达的?然後再选择一个最适合的风格去代表自己。至於风格或作品不一定是要最流行的。你懂我意思吗?甚麽叫流行?流行是当一个东西被很多人肯定的时候,它就变成流行。而不是继续做已经流行的东西,那不是流行。我个人给自己的挑战就是去创造新的趋势。用自己的方式让更多人听到原来林俊杰可以这样子。」

  不过,这并不代表林俊杰不听他人的音乐,相反的,他鼓励所有创作者多听各种类型的音乐。「人需要从经历学习变得更好。音乐也是一样,一定会从听到的东西去更了解自己。多听,不限制的听。不要以为自己做 Hip hop 就只听 Hip hop。你可以只做 Hip hop 没关系,但你要听爵士,也要听摇滚,就连 EDM 也要听才对。」他进一步解释道:「当你可以欣赏每一种音乐的时候,那就代表你能够跟这群听众共存在一起,有共鸣和认同。而之後,浅意识自然而然会有一种 Influence,往後的创作就会有 dress code。」

  他称此为「一种吸收和改变的过程」。

  「你看 Jay-z 就是一个非常 Jazz-Based 的说唱歌手。为何我非常喜欢他?因为他不会只停留在说唱而已,他的音乐里面有深沉的知识跟 know how。光从他的音乐里面就听得出来 1930 年代的音乐对他影响是很深的。」

  既然谈到 Jay-z,那不得不提起近年翻红的 Hip hop 音乐。要知道,自 Nas 喊出「Hip hop Is Dead」後也过了 12 年,如今,Hip hop 非但没死,反而更加火烫。对此,听 Hip hop 多年的 JJ 分享:「关键在於 Hip hop 很真,且不受任何框架或模式限制。我们都是说话的人,正如 Rap 节奏加上 Flow 的转换,当你说唱的时候就是内心往外的宣泄。」他认为,真实有内容的说唱 / Hip hop 是最直接的唱歌方式。无论辛酸丶愤怒,委屈丶浪漫,只要能填补现代社会缺乏的真实,那就足以受到关注。

  「大家都渴望一种真。这也是为何真人秀或直播开始丰盛,因为它被认为这是最接近真实的娱乐方式,是装不了演不了的。而 Hip hop 也是这样再次受到大家肯定,还是有一群人坚持做自己,愿意把真实的状态无包袱的抛到音乐里面。」

  真实很重要。但,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音乐?

  这是所有创作者的疑问,早年的林俊杰也曾如此困惑。有别於前段感性面的「真实」,他亦从技术角度表示,「从古典到现代流行音乐,有件事情是贯穿不变的:Everyone appreciates simplicity。」简单俐落的和弦丶旋律和节奏,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。「这概念是贯穿所有音乐的。如果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写出最优美的旋律,编出简化但又是有效的节奏,那你的作品无论在任何时代丶地域丶文化都能受到极大的肯定。这是我从小到大听音乐发现的一个现象。」

  由於讨论太过有趣,紧接着,很好奇询问有无实际案例?他坦言,「创作初期,我会把心思放在 RIFF / HOOK 上。」

  何谓 REEF / HOOK?即带有重复性丶被视为音乐中最主要的段落。通常是副歌,而以林俊杰的创作为例,有时也会出现在主歌 Verse 中。「当然 HOOK 最重要的功能,就是在这 HOOK 里面传达出内心最想说的。不论是用编曲堆叠,或用 Minimisation(删减)的方式来凸显,最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放在 HOOK 去唱。至於我?我认为最好的 HOOK 就是最简单,最短的。」於此同时,林俊杰也偷偷透露近年最令他满意的 HOOK 是《不为谁而做的歌》的副歌「梦为努力浇了水」这段,他笑说,「在我写出来的时候我很得意,因为好像没有写过这样的旋律,很不流行的写法,但好像又可以很流行。」果不其然,隔年,他便以《不为谁而做的歌》获得台湾金曲奖最佳作曲人奖,流行敏锐度,无庸置疑。

  经过 2018 前半年巡回,大概所有人都知道林俊杰和 David Foster 关系密切。这位「西洋流行音乐大物」屡获 Grammy Awards,阅人无数,曾与 Michael Jackson丶Whitney Houston丶Madonna 等一流巨星合作。而为寻求突破,林俊杰今年特别邀请他担任演唱会联合总监。谈到这段渊源,林俊杰耐不住兴奋地说:

  若你没有胆量去想,就不可能会有机会得到。

  「能有机会和 David Foster 合作真的是恩典。」回忆起合作,林俊杰满是感激。两人先是於 Los Angeles 共同挑选乐手,并在某次天马行空的讨论中,奇迹似地将 Hollywood 配乐大师 Hans Zimmer 列为合作对象。「原先以为只是随口聊聊,没想到还真的办到了。我经常提醒自己别忘了 Hans Zimmer 每天都因为太忙而拒绝各大电影邀约,但他居然答应和林俊杰合作?!」

  至於与国外音乐人合作,会不会有隔阂?林俊杰认为彼此的认同感很重要。尤其默契,必须是「音乐上的同类」。「我常讲,当音乐开始思考的时候,那种 Difference 或刻意就出来了;反之,当音乐是顺畅,是认同彼此的时候,那就可以抛开彼此包袱,合作也跟着愉快。」言下之意,不用想太多。频率合丶默契出来,一切都很自然。

  话锋一转,我们又谈到「华语」流行音乐。

  不难发现,华语流行音乐很不一样。无论音乐本身或市场操作,都有着它独特的脉络。好比近年许多韩国团体唱起中文,又或者几年前很流行的「翻唱」渐渐消失,都说明华人文化对语言和音乐间有着特殊的情怀,外来的东西较为难以融入。自小於新加坡长大的林俊杰尤其明白,「华人很喜欢怀旧,也喜欢把很多情意的东西放进音乐中。」他认为,这是现有流行音乐中比较少见的,这也是为何大家都在做 EDM 的时候,很多华人还是欣赏旋律优美的音乐。「同时也是抒情歌为甚麽可以做那麽久的原因。」他补充道。

  不过,这既是优势,也是隐忧。「尤其当商业模式进来,现实面也跟着出现。」

  所谓现实面即改变所带来的风险,很可能阻止音乐人或经营者尝试改变。可想而知,林俊杰也曾经历过相似情况。「刚出道的我可能还在摸索,有时候会受外在压力,必须要写出某些东西,只因为它红。」然而,尽管内心不愿妥协,但智慧和天赋告诉他:「局限一时难以打破,可在一定范围里,肯定还有很多创新机会。」时至今日,林俊杰俨然独当一面。甚至在全球流行音乐陷入变革的同时,做出令人讶异的决定:建造一间堡垒;崭新的音乐 Studio。

  我们随着林俊杰的脚步逛了一圈。从他的讲解中,看得出他对这个音乐堡垒的关爱与自信。他说,「很多人问我为何选在台北,原因很简单。我从 20 岁退伍,离开新加坡到现在住台北 15 年了,也在台北培养这样一个团队,人在这,团队在这。即便我们在世界各地工作,每个地方都有合作对象,但对我而言,这里是一个家人的地方。」

  「尽管在哪做音乐都一样,但在台北格外不同。」

  采访当天,适逢林俊杰为台湾金曲奖演出排练。这是继金马奖演出後,他再次受邀登上金奖盛会。而虽是排练,却丝毫不马虎。数一数,Studio 聚集三十馀位工作人员,从音控丶合声乃至於乐队 Pitch 调整,他几乎每一环节都亲自指导。问到为何要如此严苛?他说,「这是身为音乐人的原则。既然已经成为音乐人,就要为自己的职业负责。你不能仅仅主攻唱歌丶创作或表演,你每个都要做到好。」

  热爱音乐,是他的本能;向他人学习,是成长的诀窍;但最重要的是使命感,以及对自身的要求。最後,我问林俊杰,「你觉得自己幸运吗?」他回答:

  我觉得我很幸运。但不可否认我的努力。若我想要舒服一点过日子,太容易了。但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麽。我宁愿多些牺牲付出,也要做出我所认为最好的音乐。

「今天,我们只谈音乐好吗?」HYPEBEAST 专访林俊杰 JJ Lin